首页 > 文化艺术 > 详细内容

又见窗外雪花飘

发布时间:2022-01-10     浏览:56

  清晨起来,又见窗外雪花飘。

  像细小的鹅绒毛,冰晶般的“雪籽”随微风扬动,远处的屋顶、雨棚、树梢都被覆盖成了白色世界,很有些童话意味。雪花还有些落在窗台上,一夜间积了几厘米厚。

  从畅好中学回湖南工作已有些年头。说真的,我并不喜欢下雪天气,要烤火,坐着就不愿离凳起身,人穿得像“抱鸭婆”(湘中土话,像孵蛋鸭子着生厚实的羽毛),洗菜要放一阵热水,出门车子尽泥灰……尤其是落雪前后,气温低得出奇。以前屋里装烟囱,烧煤球烤火,现多用烤火桌椅,整日插上电源,耗电。但事物都具两面性,因气温低,冻雨冰水可杀灭土壤中的农业害虫,来年作物收成好,瑞雪兆丰年成为百姓心中的热切渴望。

  看到球坪里孩子们追逐雪花,听到快乐的喊叫声,我不禁想起年少时那个没有雪,却一样寒冷的日子。农场的这个时候,早晨也常常霜雾满天。在海南,打霜可谓是极寒天气了。读初中的那几年,身上却仍穿着单衣、凉鞋,身上冷得直打哆嗦,那时条件有限,无法添置更多衣物,好在年少挨冻不察觉。

  往通什(今五指山市)番茅村搞农田基本建设,不单学生要参加,各条战线的干部群众也要参与,上万人的工地,旌旗飘扬,好不热闹。学校分到的任务是把小丘田的表土先挖开,然后开挖成大块的田垄,再把较肥沃的表土回填至表面。握锄把的手掌起泡,溃疡,结蛮。有时中途跑向毛竹林里如厕,冻麻木的手指竟然系不起裤腰的扣子,班主任与劳动委员寻人来了,在竹林外大声叫唤名字。应答不是,不应答也不是。万一循着声音来了,看到裤子没穿上,岂不狼狈,何况还有女同学哩;不作声也不行,如厕有段时间了,莫落个偷懒的名分。最后还是班主任帮忙系的扣子。劳动一月有余,竟适应了这种严寒天气,不曾感冒,甚至返校后还洗一桶冷水澡。是呀,那时的孩子每遇农时,都到当地农村帮农,孩子虽禁冻,却觉得那时的冷比现在要冷得多,令人记忆犹新。如今的番茅农田早已耸立起一栋栋楼房。

  刚回乡的那个冬天,奇冷。同事说,你c从海南回来仍是一双凉鞋、单衣,不行的。让我去县城买毛皮鞋,棉袄之类,花去可怜的一月工资。初次把自己裹成若包袱状,做事碍手碍脚,并不觉得穿得厚实就不冷,手指头、脚趾头仍冷得无处藏身,甚至着生冻疮,奇痒难耐,属最难受的感觉。当下,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,下雪天,打边炉、吃烧烤,鸡鸭鱼肉不仅替代了物质上的匮乏,其中的卡路里更是保障了身体里的能量补给,肚子里有了油水,抵御严寒的能力自然增强。 

  南方的同学说,长这么大没看过雪,羡慕飘雪的场景。是啊,人在衣食无忧时,便想追求些精神层面的东西,无可厚非。这也让人愈发感受到当下小康生活的安逸与知足。看到下雪,想起了很多年前去九寨沟旅游时,车子上好多人没看过雪,路过一个小山坡,当时正下雪,司机人好,把大伙放下在雪中玩耍了十多分钟,把游客们乐得笑开了花,成为我心中温暖的记忆。

  是呀,特别是南方的孩子,只有在童话世界里才感受到雪的滋味,特向往。每临冬季,这么多北方老人跑海南过冬,大抵都是身体难以忍受寒冷所致。终于明白,老人们大多具有往南方生活的经济条件,如同一群群大雁,冬来夏往,成为候鸟,成为海南一道冬日的风景。

  又见窗外雪花飘。一年又一年,随着国家越来越繁荣昌盛,老百姓的生活犹如芝麻开花节节高。


【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,建议与投诉请联系:】
作者:贺海平
更多阅读>>
+ 加载更多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