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化艺术 > 详细内容

美塘赏美景

发布时间:2021-06-18     浏览:35

  美塘,是个村名。村前有一口美丽的荷塘,每逢荷花盛开的季节,村庄、荷塘,完美地融合在一起,勾勒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,吸引众多的游人蜂拥而来观花赏景。

  又到荷花盛开季节。我们几个好友结伴去位于临高县加来农场的这个村庄游玩,观赏荷花,感受美丽乡村。从老街路口沿着水泥公路徒步前往,走了约400米,有块花岗岩石立于村口,上面镌刻着:美塘村欢迎您。当目光与村牌上的字相遇,心里立马温暖起来。再顺着水泥村道往里走,村道两边种的风景树苍翠碧绿,栖息的鸟儿叽叽喳喳地鸣叫,像是在说着欢迎欢迎。池塘里的花儿争奇斗艳,多彩的蝴蝶和灵巧的蜻蜓在花丛中任意地来回穿梭。

  “你们看,荷花,好美的荷花啊!”同行的老李眼尖,一眼看见了池塘里盛开的荷花,尖叫起来。我们不约而同加快了脚步。走了约5分钟,一口水面大概二三十亩的荷塘映入了眼帘,我们手扶着荷塘边修建的护栏细细观赏起来。

  那塘中硕大的荷叶犹如绿伞绿扇绿斗笠,在微风吹拂下摇曳着,鲜艳的红荷,淡雅的白荷,竞相绽放在绿叶丛中,千姿百态。有的花朵繁复,有的叶瓣寥寥。那些大大小小的莲蓬,藏匿在荷叶中间,像似无数精致的青绿瓷雕,被荷叶托举着。而那些未开的花苞,犹如俊俏的少女,亭亭玉立于荷叶中间,一颗颗粉色的脑袋,从荷叶下面探出来,略含着羞涩地睨视着周围那铺天盖地的绿。一只青蛙蹲于荷叶上,鼓着双眼“呱呱呱”地叫,突然一跳扎进水中,没了踪影。

  这荷塘的景色真是太美了。边走边赏,仿佛是人在画中走,景在画中移。我蓦然想起了周敦颐的《爱莲说》中歌颂荷花的名句: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溢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心中即刻多了份惬意。环顾四周,荷塘边打伞的、戴太阳帽的,人可真不少,他们都是慕名而来观赏荷花的。有位花季少女手持手机不停地咔嚓咔嚓拍照,说是要发到微信上与更多的人分享这荷塘的美景。

  我们沿着村道进到村里转悠,感受秀美村景。这美塘村有点独具特色,家家户户都姓罗,讲的话和邻村人讲的话也不同,邻村人讲的是“村话(临高话)”,而他们讲的是“客话(海南话)”,别有一番韵味。村里人遇见我们,个个主动打招呼问好,那一声声甜似蜂蜜般的问候,让我们心里暖乎乎的。

  村庄不大,有30来户吧,但很美。新建的一幢幢错落有致的楼房,造型独特,时尚新颖,掩映在绿树成荫、鸟语花香的美景中。有个叫阿六的,两个儿子建了两幢房,每人一幢。我们遇见他时,他眯着眼,笑得很开心,乐不可支的样子。这笑,一是知足,二是感恩。荷塘旁边有幢楼房造型很有个性,在整个村的楼房中最抢眼、最吸睛,原来这家有儿子在广州工作,见多识广,把大都市的建筑风格给搬回来了。在村里行走,所见所闻,给我们的感觉是这里不像农村,倒有点像城镇中的小区。

  我大姐夫家是这村的,我常来常往,底细晓得一清二楚。之前这个村子并不算美,村民的身份虽然是农场职工,但属种水稻的农村队,日子过得也不是很宽裕。记得大姐嫁到姐夫家那时,住的是一间用土坯砌墙的低矮瓦房,这些变化,是近些年才有的。

  去年,该村作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村,修建了水泥环村公路,整治了污水排沟,美化绿化,还建起了阅览室、文化广场,有灯光球场和戏台,添置了健身活动器材。

  霞光渐淡,夜色渐浓,广场上的灯光陆续亮了,吃过晚饭的村民纷纷走出家门,或成群结队,或三三两两,到文化广场开展各种健身活动,打球、跳广场舞。一位村民告诉我们,随着物质生活的富裕,村民的精神生活质量也有了很大的提升。过去是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现在观念变了,学会了养生,懂得了健身壮体。

  兜兜转转了一大圈,感觉有些累了,我们便坐在荷塘边那棵古老的大榕树下歇息会儿。那榕树的树冠大得出奇,可遮蔽二三亩地,根更像罗网一样四处延伸,密密层层,有的埋在深处,有的裸露土表。榕树下坐着几位上了岁数的白发老人,他们边赏荷花边说着事,说到动情处便呵呵大笑。我主动与他们搭讪,问他们对这些年村里的变化有何感受。一位眼角布满深深浅浅皱纹的老者,一边用手比画着,一边动情地说:“政府关心百姓,重视民生。”他身旁的其他老人也像小鸡啄米一样不停地点头称是。

  夕阳西下,晚霞如金色的液体泻在满塘的荷花上,泻在苍翠碧绿的树木上,泻在崭新漂亮的楼房上,美塘,显得更美了,美得就像从画中走出来一样……


【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,建议与投诉请联系:】
作者: 邓文辉
更多阅读>>
+ 加载更多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