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化艺术 > 详细内容

进城当劳模的父亲

发布时间:2021-06-18     浏览:32

〇周康平

在母亲眼里,父亲是一个藏不住心事的人。这话还真没说错。那天,天气极好,没想到父亲回家会那么早,不到下午5点,这是极其少见的事儿。戴着灰色帽子的父亲一出现在离家门口不远的石梯上,就扯开嗓门冲我喊道:“娃儿,把灶里的火烧起,爸爸来炒两个菜。”只要是听到父亲这样爽快地叫喊,倚在门边的我,就晓得父亲是遇上高兴事了,否则,他不会这么喜形于色,更不会这么急于表达。

父亲遇上好事,我内心自然是欢呼不已,这意味着我有口福了。父亲不是要炒香喷喷的回锅肉,就是做粉条炖鸡肉。一看到父亲手中提的那个白色塑料袋,我就垂涎不已。

兴致勃勃的父亲,走进屋刚把袋子里的猪肉和鸡肉放到案板上,就遭到母亲“教育”:“家里钱多了吗,买这么多肉。当个劳模有啥了不得的,这些年,你不是经常当的吗?”父亲这劳模身份,在母亲眼里好像已没有什么份量。谁让父亲当选的劳模总是他们本单位评的呢。最关键的是,父亲当劳模,每次拿回家的通常只有一张大奖状。母亲说,这与父亲成天起早贪黑为单位做的贡献有些不相符。父亲却很高兴,“单位不是给我发工资了嘛。”

看父亲的脸色,估计他这次同样没给家里带回什么实在的东西。父亲瞟了一眼母亲,低声争辩道,“我这回不一样,是全县的劳模。”母亲毫不客气地说:“不是全县劳模,是你们供销系统的劳模。”父亲一脸惊讶,没想到母亲的消息那么灵,他想打个擦边球蒙一下的机会都没了。父亲有些不服地说:“这回反正不是喊在我镇上开会。”母亲看了一眼父亲,转身走进里屋,拿出一包东西递在父亲手里说:“我昨天就晓得了,不是在我们镇上开了。这是一套新衣服,换上。”父亲又惊又喜道:“给我买新衣服了啊!”母亲笑:“难道让你穿这补丁衣服去县城里开会吗?我丢不起那人。”父亲乐滋滋地说:“就是哈,这回好歹是上县城,不能给我们家丢脸。”

看到父亲当劳模,又没给家带来什么收实实在在的收入,还得到了母亲给的一套新衣服,我有点眼红了,对母亲嚷道:“我也要穿新衣服!”母亲摸着我的头说:“不要与你爸争,他这回算是上了一个新台阶,当的是能进县城开会的劳模,光荣!”

父亲冲我拍着胸口乐呵呵道,“你听清你妈妈说的没有,我这是上县城当劳模,这叫光荣,以后长大了跟我学着点儿!”然后嘿嘿一笑,将他的新衣服塞在我手上,直奔厨房,做起拿手好菜,来庆祝自己进城当县劳模。

从此,争当劳模的念头便在我心中扎下了根。二十多年后,我也当上了单位的劳模。


【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,建议与投诉请联系:】
作者:周康平
更多阅读>>
+ 加载更多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