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化艺术 > 给阅读以圣洁的灵魂

给阅读以圣洁的灵魂

发布时间:2020-08-14     浏览:31

QQ截图20200814092638.png


    昨日,在《诗刊》看到几个关于阅读的故事。

    7月19日,84岁的农民朱贞元来到浙江丽水图书馆。这天图书馆闭馆,不知情的老人却冒着近40℃的高温,坐了半小时公交车,步行近40分钟,早早地守在门口。想到老人长途跋涉,图书馆破例为他开放了借阅区,因为“不能让爱好阅读的老人家白跑一趟”。2003年起,杭州图书馆对所有读者免费开放,入馆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洗干净手再读书。当越来越多的乞丐及拾荒者出现在馆内,便有市民不满了,有人直接找到当时的馆长褚树青,说允许乞丐和拾荒者进图书馆,是对其他读者的“不尊重”。褚树青回答说:“我无权拒绝他们入内读书,但您有权利选择离开。”每周都会去杭州图书馆的“拾荒者”韦思浩,每次入馆,他都认真洗好手,恭谨地去对待看书这件事。直到2015年他意外去世,许多“真相”才一一揭开:原来他曾经是杭大中文系的“学霸”;原来他退休前是让人尊敬的教师,参与过《汉语大词典》编写;原来他拾荒不是为了补贴自己的生活,而是长期捐资助学……这时,我们才看清,这位爱书的老人有着怎样一个圣洁的灵魂。

    我也喜爱阅读,所以喜欢囤书,不论新旧,最好散文和诗歌。每次路过书摊,驻足良久,绝不会空手而归,发黄的旧书质感,就像能触摸到那些幽暗的岁月,欢喜而鲜活。在学校时图书馆也是我常去的“最好的地方”。总是要到图书管理员通知我要下班时,才回过神来发现读者只剩我一个了。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因为身处快乐之中,难免会忘了时光。

    工作后,鲜有时间能够专心阅读。由于煤矿岗位特殊,井下工作的8小时之外多是吃饭、睡觉和其他琐碎杂事,箱底的书还是当初压箱底时的模样,好像被我遗忘。后来惊喜地发现,井下工作的8小时之内还是可以挤出一些时间的,欣喜万分。隔日便怀揣着一本书下井,像揣着一个见不得光的绝世宝贝,用塑料袋严严实实包了三层,生怕被工作衣蹭黑了。完成当班的工作量之后,便可以开启快乐的阅读时光。井下的工人没有几个手是完全干净的,即使戴了作业手套,于是就近找个抽水八通,内有来自地下深处的天然矿物质水,绝对洗得干净。人少的荒僻之地最好,若没有座位,就席地而坐,反正周围都是黑的,哪里管得环境是嘈杂还是恶劣。一条巷道、一个人、一盏矿灯,,这就是我在井下的“临时书房”了。专注阅读时,心同整个世界都是静的,以致于几次被工友找来,一度怀疑我走丢了,对延误他们升井时间深觉歉疚。每班像这样的“阅读时光”算不得很多,但一年多积累出来的间隙里,竟读过了《毛泽东诗词合集》《陆游诗词选》《千秋叩问》《花间集》等不少的书,一经怀念,满满的成就感像要溢出来,也算是对圣洁的阅读之事聊以宽慰。

    双休日,就喜欢泡书店和图书馆,看形形色色的人们如何“荒度”那些午后和黄昏。

    总之,对于阅读,你要有虔诚之心,更要有圣洁之魂,而阅读回报予你的,定会是源源不尽、受益一生的馈赠。


【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,建议与投诉请联系:】
作者:程浩
更多阅读>>
+ 加载更多新闻